中国狩猎场现状揭秘
作者:太子山小野猪 2017-07-24



201012月底,北京旅游界抛出了一条重磅消息:密云县在一场招商会上宣布将在京郊著名的云岫谷风景区建造华北最大的狩猎场。项目包括6000余亩封闭式狩猎场、100平方公里的开放式狩猎区。

  提前结束的探险之旅

  云岫谷狩猎场并没有敞亮的大门,稍不留神很容易错过。实际上,这家位于密云县新城子镇的狩猎场1994年就开办了,由于经营不善,基本处于半封闭半开放状态,它隐藏在深山中,是北京仅有的两家拥有狩猎牌照的合法狩猎场之一。

  在这里,我们碰到了看到媒体报道而来打猎的王磊,他也是狩猎场本周惟一的客人。

  几名导猎员介绍说,这里的狩猎项目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室内飞碟,与其它飞碟靶场不同的是,这里可以全部使用真正的猎枪打飞碟;第二种就是在封闭的狩猎区里打猎。

  导猎员和其他十几名管理人员一样,都是旁边遥桥峪村的村民,经过了一些简单的枪支使用培训就上岗了。

  云岫谷狩猎场共有28支枪,有三种可供选择:进口贝蕾塔是最好的枪,可以连发四发子弹,使用费是400/;其次是国产东风一l,使用费为150/;另外一种是国产的立式双管猎枪,使用费是100/支。子弹为10/发。

  另外,无论是不是有经验的猎人,都必须配备一名导猎员,一方面要保证猎手和附近居民的安全,一方面导猎员也会帮助猎手寻找猎物。导猎费用是150,天。如果打到猎物,还需向管理处交纳相应的费用:山鸡70/,柴鸡50,,兔子60/,山鸽40/,打到鹿是最贵的,12000,只。

  王磊提出是否可以去枪库看看,导猎员果断地拒绝了他的要求:“所有枪支都是由公安部门依法管理的,只有公安部门才有权力进入枪库,每年还会年检和核对,所以枪的性能有保证。取枪时导猎员带猎手到一层的办公室做了实名登记,在摄像头下留影,并抵押了身份证。

  正式进入狩猎区,导猎员才将枪交给猎手,建议猎手开几枪试试手。砰、砰……王磊朝20米外的山坡开了两枪,希望惊醒附近的山鸡,却只有几只麻雀扑腾起来。

  在狩猎区入口处,有一排院墙很高的红砖房,大门上挂着生锈的大锁,里面空无一物。导猎员告诉我们,这里最鼎盛时,养着上千只山鸡、野兔、鹿。近几年,由于没什么游客来,经营不善,早已经闲置了。现在狩猎区仅有的一些山鸡,也隐藏在景区最深处,在猎手常出没的区域基本绝迹,导猎员已有好几个月没见猎手带走猎物了。

  在山中搜寻了两个小时,丝毫未见山鸡或者野兔的踪迹,王磊兴味索然,决定提前结束这次探险之旅。

  打造私人狩猎俱乐部

  新城子镇旅游办主任刘水明说,前些年,中国全面禁枪,有些经常到郊区打猎的北京猎手技痒,1994,狩猎场开业,着实火了一阵,每天几十拨客人,年游客接待量四五十万,当年的收入就上百万元。周边的遥桥峪村村民被带动起来,80多户基本都开了农家院。

  后来的经营情况不足以弥补繁育动物的成本,加上动物的品种单一,专业的猎手也就没了兴趣。因此到2000年时,狩猎场基本就是半关闭状态了。

  目前,中国的狩猎场主要有封闭式和开放式两种管理模式。封闭式狩猎场成本很高,因为必须用密闭的围栏围上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投资很大。开放式的狩猎场,由于动物种群数量和密度达不到狩猎的要求,且管理起来难度很大,目前在国内也比较少见。

  县里提出要融资3000-5000万改造狩猎场,他们的招商计划一公布,就有七八家公司找上门来,“有一些是大财团”,曾经来过一个美国的投资公司,提出的计划是开一家养鹿场,开发与鹿有关的各种餐饮、保健品,狩猎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项目。

  但刘水明认为,狩猎场应该逐渐从大众化往个人化发展。他提出狩猎场建立俱乐部会员制,为一些高端会员保留专用枪支,有专门的导猎员为他们服务。而导猎员的培训也将更专业化。

  国际狩猎经纪人的经历

  卢彬(W.Scott Lupien)是一位国际狩猎经纪人,生长在美国,14岁起就跟随家人打猎,拥有29年狩猎经验,走遍了美洲、非洲、大洋洲的猎场。2004年来到中国,之后开始从事国际狩猎经纪业务,至今已带领70多名中国人赴非洲打猎。

  卢彬的办公室里悬挂着一只从美洲猎来的山羊头、一张非洲猎来的斑马皮。如果想成为卢彬的团员,你至少要支付50万元人民币的团费。他拿出几本印刷精美的手册,上面是国外猎场的介绍,在南非或者是墨西哥的卡波一圣卢卡斯,你住的或是草原特色茅屋,或者是海景酒店。你的猎物可以是驼鹿或者灰熊。而它们将被邮寄到南非的一家专业公司制作成标本再邮寄到你家。